您当前的位置 :生活 > 家电 > 曝光台 正文

千亿收入仅3亿利润?中兴裁员3000人应对

合肥在线  2017-01-16 15:10   稿源: 经济观察报

  “我去年12月份就被‘优化’掉了,没有任何补偿,只有冰冷的通知,”一位中兴终端业务南宁办事处聘用的销售经理于涛告诉经济观察报,他说,他的身份是中兴外包公司招聘性质,他也没想得到补偿。

  经过2012年大规模裁员后,中兴又迎来新一轮裁员,此次被披露的被裁人数约3000名员工,但根据于涛和他同事的亲身经历,显然更多的类似于外包性质聘用的人员被裁的比例非常大。一位了解中兴现状的业内人士也对经济观察报透露,不仅裁员,高层也换血了,给人感觉是中兴今年的动作挺大的。

  中兴前几年手里拿着手机业务的一副好牌,如今几年下来,已经成为了一副“鸡肋”一样的牌。中兴缘何打烂了一手好牌?无独有偶,中兴历年财报显示,中兴千亿级的营收规模下,营业利润却相对微薄,在运营商业务、政企、消费者业务上的整体表现来看,这家深圳创立的小型半导体公司在成长为千亿营收的通信业巨头之时,却也迎来了“大象可否继续起舞”的关键时刻。

  裁员风波发酵

  于涛被“优化”掉前后,他发现,与他身份类似的同事有45名左右,包括零售促销员、管理促销员的文员等,其中34名相继以“工作不达标”的理由被“优化掉”,这些人都是与西安中兴精诚科技有限公司签的合同,而南宁办事处的中兴正式人员有11名,大约2、3名也被“优化”掉了,这个办事处的正式人员被优化比例在20%左右。据了解,中兴的终端业务主要就是手机业务。

  裁员的消息从早前发酵至今轨迹是,去年11、12月份左右,中兴裁员40%的消息在坊间流传,百度贴吧、知乎等网站上有不少询问中兴裁员的帖子,后来经济观察报记者曾采访中兴方面,中兴官方对经济观察报回复则是,有人事调整,但绝对没有裁员。而1月6日晚间,外媒《路透社》援引中兴多位高管人士称,中兴将裁员约3000人,其中1/5将来自表现欠佳的手机业务部门。

  但中兴通讯对此回应称,每年流动率约为5%到8%,属于正常情况。

  这次裁员将在今年第一季度完成,这意味着有一批人在春节前后将失去工作、重新走上找工作之路。

  一位几年前从中兴离职且至今与中兴内部保持密切联系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据了解,裁员幅度各个部门不同,有的达30%,有的则10%,被裁的老员工或是2n+1的补偿,而三五年的员工则是n+1。

  与2012年那场大裁员相比,公司此次裁员规模较少以及更注重策略,2012年底,中兴通讯的员工总数从近9万人缩减为7.8万人,减员超过1.1万人,裁减规模约13%,裁掉不少刚招聘进来的应届生,也是当年裁员事件中兴遭非议的主因之一,多位业内人士透露,此次裁员不少是在中兴呆了7-10年左右的老员工,而且中兴官方近日曾对经济观察报说,不但没裁员,公司目前仍从外招聘不少员工,由此可见,这也正是公司以员工工作不达标进行“优化”为由达到精简人员的目的。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裁员的重点部门是几年前独立运作的终端事业部,而手机业务首当其冲,计划全球手机事业将裁减600名员工,相当于该公司手机业务员工的10%。四五年前,中兴曾是全球第四大智能手机销售商,手机业务占整个公司营收超三分之一,并宣称三年后的2015年这一比例将增至50%。而去年8月中兴通讯却在一网络平台对投资者称,“国内手机业务占公司整体收入比重不大,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于运营商网络设备。”这种态度截然不同之下,或是手机业务的节节败退的压力。

  运营商依赖症

  苹果于2010年开启了智能手机的“潘多拉魔盒”,同年小米创立,在智能手机时代到来初期,中兴背靠运营商渠道这棵大树,手机为主的终端业务占比呈上升趋势。财报显示,2009至2012年的四年时间里,中兴的全年终端业务收入依次约为130亿元、179亿元、269亿元、258亿元,终端业务收入占公司整个营收比例依次约为22%、26%、31%、31%。2011年中兴手机业务增长迅速,同比有50%以上的增幅。更为让中兴自信满满的是,2011年的手机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了当年第四季全球手机厂商销售情况报告,报告显示,中兴通信在销量榜上超越LG,成为全球第四大手机厂商,而华为排名在靠后的第六位。

  2012年占整个收入约三分之一的手机业务得到中兴高层前所未有的重视,他们也看到了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机遇,据市场研究机构IDC数据,中兴2012年手机整体出货6500万台,智能手机达3500万台,彼时,中兴手中握着的是一副手机业务的好牌。原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何士友当年10月18日在米兰豪言称,希望未来三年(到2015年)手机业务能占集团收入的50%。

  然而前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终端CEO兼首席体验官曾学忠去年5月称,以前的中兴手机“错失了模式,误解了时代”。

  在2012年左右的智能手机市场发展的关键时刻里,中兴主业通信设备业务在美国遭遇重大挫折,当时美国国会发布报告称,中兴通讯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了潜在威胁,理由是担心它们提供的设备可能被用于窃取美国情报。中兴通讯和华为均对上述指控予以否认。而且2012年中兴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额高达28.41亿元。盈利压力成为了彼时左右手机业务方向的主因之一。

  经过2012年大规模裁员后,在2013年底,为了强化终端,中兴赶在当年最后一天将公司分为了终端、政企、运营商业务三个事业部,曾学忠也正是在当天走马上任接掌中兴终端业务,此后掀起中兴一波波发布新机浪潮,而终因过度依赖运营商渠道以及在国内推出大量质量参差不齐的手机产品,让离全球手机前三宝座一步之遥的中兴,与之渐行渐远。数据显示,2013、2014年中兴终端收入依次分别为217亿元、231亿元,与2011、2012年相比均出现不增反降的情况。

  与之相反的是,2011年,华为放弃贴牌、低端定制的业务模式,走上自主品牌中高端路线,先后推出年度旗舰P7、荣耀6、Mate7等产品,在终端市场大获成功。虽然中兴也先后推出了V880、V5Xmax、GrandS等手机,但似乎未见亮眼之作。以2009年至2014年为界,6年时间里,中兴与华为在终端业务的差距迅速从115.46亿元扩大至519.8亿元。

  有意思的是,2012年,中兴在手机业务收入中,90%来自运营商市场,公开市场渠道上是10%。而至2016年仍未彻底实现公开市场渠道占40%比例的预期。

  营业利润之痛

  前中兴终端中国区总经理俞义方曾在2016年初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提及,2014年终端领域发生了很多大事,摩托罗拉移动易主联想,曾经的手机老大诺基亚设备被微软收购……这一年,中兴进行了深入彻底的反思,得出的结论是,B2B后面一定要重点关心B2C,所以中兴后面的产品基本上按B2B2C和B2C两种方式来思考,尤其是B2C的成分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从2014年开始,中兴将300多款手机砍到去年只有三个系列的手机,包括2012年独立运作的子品牌努比亚,经过三年发展后,于2015年实现努比亚公司独立运作,但频频动作之下,收效甚微。

  架构经过2013年底“大手术”的中兴,仍未赶上行业发展步伐,从2015年至今,互联网模式红利式微,手机领域重新进入门店时代,去年5月份数据显示,去年一季度,之前差点问鼎国内第一的小米跌出全球销量前五,华为靠多年技术积累终于登上一季度销量排名的全球第三、国内第一的宝座,OPPO和vivo凭借强力电视营销以及线下渠道,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市场,并凭借工艺设计和中端定位,超越小米成功上位蜕变为“国内新贵”。而这次全球手机销量前十中,中兴则排名第八,远远落后于排名第三的华为。

  IDC数据显示,中兴去年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与2015年相比下滑了36.5%。

  中兴的组织架构以及高层调整似乎过于频繁。去年4月5日,中兴发布公告,中兴执行副总裁兼CTO赵先明接替侯为贵成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并兼任总裁。原公司总裁史立荣不再担任总裁一职。

  去年10月份,中兴通讯发布内部人员调整通知,中兴通讯执行董事殷一民被任命为手机业务负责人。11月,中兴再次宣布,俞义方不再担任中兴终端中国区总经理,该职位由中兴通讯副总裁白波暂时接管。中兴手机2015年销量为5600万部,但作为大本营的中国区仅贡献了1500万部。而去年,中兴手机在国内的市场和品牌份额都已跌出前十。

  问题不止手机业务,虽然中兴通讯于2015年营收首次突破千亿元,但仅为3.2亿元的营业利润却并不与之成正比,根据公司历年财报得知,这并非个例,中兴通讯业绩数据显示,2012至2014年营业收入依次分别约为842亿元、752亿元、815亿元,而营业利润数据依次约为-50亿元、-15亿元、6000万元,早年间在运营商业务上,比华为要顺风顺水的中兴,近几年间,在运营商业务、政企、消费者业务上,走的磕磕绊绊,并不顺利。

  去年3月,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中兴遭到美商务部处罚,限制中兴在美国的供应商向中兴出口产品。但是,美国商务部已将授予中兴的临时出口许可进一步延长至2017年2月27日。中兴是唯一一家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拥有显著份额的中国厂商。当前,中兴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约为10%,为第四大厂商。但一个多月之后,一旦出口管制措施执行,中兴手机等终端业务的芯片等零部件进口将受比较大的影响,这将直接传导到成品下游销售,影响其在美国的市场份额。而且这是在华为手机加大进军美国力度的情况下。

  有意思的是,路透社报道,中兴手机业务海外分公司的一位经理称,他所在部门被要求在今年1月底前裁员10%。该经理称:“一些员工还被指名必须裁减,因为他们曾试图应聘竞争对手华为,被视为‘不稳定因素’。”

  手机销量大幅下降,美国限制出口措施即将来袭,通信设备业务渐临天花板,这一切都迫使中兴再一次拿起裁员利刃,用以“断臂求生”,让营收千亿的大象起舞。

  编辑: 宋艳艳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中国银行
  • ·    春运前三日长三角铁路送客创历年之最
  • ·    2016安徽互联盛典 合肥在线获殊荣
  • ·    61路62路510路公交车走向17日调整
  • ·    市十五届人大六次会议代表议案聚焦东...
  • ·    火车站北广场公交临时摆渡专线今起撤销
  • ·    春运首日合肥机场客流明显升温
  • ·    春运首日长三角铁路预计送客170万
  • ·    人大代表呼吁加大合肥林业生态建设支...
  • ·    人大代表:巢湖合肥应尽快实现公交"一...
  • ·    合淮路、庐州大道等多条道路本周五集...
  • 集团动态 |网站简介|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
    本网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无法取得作者本人联系方式而未开稿费的,请作者本人见图后速与本网编辑部联系,以便补发稿费。编辑部电话:64420967
    关闭